TP骑脸闪现A眼

我永远挚爱RNG!

【狗明】时间简史

lobe:

有一点点舅夜过去提及,一点点。


现实向。


#


他们不是在一瞬之间结束关系的,那是一个漫长的、迂回的、充满虚妄与现实碰撞的过程,从uzi退役开始,到Ming退役结束。


史森明退役的前一晚,简自豪和他打了最后一个电话,他们都沉默着,只能听见彼此的吐息,最后还是简自豪先说,他说:“以后就不用经常见面了吧。”


史森明说好。


简自豪还想说点什么,但是那一端已经挂断了,他放下手机,忽然觉得曾经熟稔的痛苦卷席而来,点燃陌生的崩溃。


他和史森明的关系开始于S7输给SKT之后,这么一说是不是像上辈子的事儿?其实也不过就几年,他还能想起来史森明第一次时疼的发昏,在他脸上掀了一巴掌,简自豪抓着史森明细细的手指吮,吮到的都是自己眼泪的苦味,他发昏的想,明年可不可以不哭,可不可以即使哭,也让我流喜悦的泪。


那之后的一年是亦真亦幻的梦,忽然在天堂,忽然直落地狱,谁也没猜到最后的结局。S8结束后简自豪认真的考虑过退役,史森明没有劝他,只是坐在他身边,保持着突兀的沉默,仿佛一个临终者,在等待时间最后的裁决。


简自豪看着他没有笑也没有泪的脸,说:“我真的疼,”史森明点头,他接着说,“但我还想打一年。”


史森明说,打就打,带你躺冠。


于是UZI这个ID,又继续了一年的职业生涯,当UZI的ID出现在召唤师峡谷,依旧山呼海啸所向披靡,然而已不再年少。


他和史森明的关系因为时间的拉长而隐晦的为人所知,很多人带着真心开玩笑,但是他们从不点破,简自豪不在乎他们背后会说什么,他只知道在那一年的最初,在排山倒海涌来的质疑中,是史森明每晚每晚握着他的手,让简自豪可以安静的睡去,即使多年后,分手的多年后,想到那时夜晚里他轻轻的吐息,简自豪心里还是觉得甜,甜到泛出无可言说的酸楚来。


这一年史森明依旧又稳又猛,带着戴志春也打的秀翻,无数人说他是S5的平野绫,下路带条狗都能打爆,等他真的带条狗,果然打爆了,他们又一次作为第一种子去S9。


出征前夜,简自豪问了史森明一个问题:“会赢吗?”


那时史森明趴在他的腿上,微微仰着脸,眼睛清澈无比,他看上去瘦弱的可怜,然而却是简自豪全部的安全来源。


他说会的,爸爸带你拿冠军。


简自豪说你个中二,求你离卡萨远一点。


史森明嘻嘻哈哈的笑,不知道为什么想起来出征前他和苏汉伟吃饭,苏汉伟这个电竞华罗庚还是被他套路了,请客吃火锅,他一边捞粉粉嫩嫩的虾滑,一边听苏汉伟问他:“你跟UZI是真的吧。”


他的话很肯定,没有询问的意思,史森明手一抖,那个粉色的团子又掉回锅里。


他可以有无数句插科打诨的俏皮话回苏汉伟,但是那一刻史森明选择了承认,他说:“嗯。”


苏汉伟眨了眨眼睛,然后说:“哦……我猜也是。”


他们埋头吃了会儿,史森明问道:“那你和mystic呢?”


“我们是官方合作伙伴,懂?”苏汉伟给了他一脚,“我刚放下去还没熟你就敢吃?”


史森明把那片还有点红色的肉丢掉:“你就骗人吧。”


苏汉伟沉默了一下,他说:“有一段日子。”


“为什么啊?”


“他长得帅呗,”苏汉伟被热气扑了一下,觉得眼睛有点疼,他轻描淡写的说,“大家公认的吧,你没看他那皮肤,余霜都夸好。”


“阿姨谁不夸啊?”史森明吃了一口从辣汤里捞上来的肉,舌尖被灼了一下,“你这个垃圾,就看脸?”


“那我还喜欢他什么,有钱吗?”苏汉伟翻个白眼,“那你呢?”


史森明笑的呛住了:“我喜欢狗爷有钱,行不行,跟着狗爷有饭吃啊。”


苏汉伟说行行行,叫简自豪来付账。


最后苏老板还是没套路过这个畜生,乖乖买单,服务员偷偷跟他们说,我同事是你的粉丝哦,比赛加油,史森明顺着她的眼神看过去,发现一个男孩子害羞的捂着脸,史森明说:“我们会加油的。”


他们从火锅店走出去,苏汉伟拼命嘲笑他终于有了男粉,被史森明真人gank了一波,他们笑了会儿,史森明说:“——后来你们怎么样?”


苏汉伟脸上还带着笑,但是声音却有点轻:“没什么——”


他把手插进口袋里,说道:“两条快速行驶的船,本来就不应该靠的太近。”


这是他们最后的谈话,史森明回到房间时,简自豪已经开了一把,见他回来了,只是顺口问:“吃完了?”


“吃完了,苏老板买的单哈哈。”


史森明把门关上,他靠着门,用入骨的,温柔的,从未示人的眼神,看着简自豪戴耳机的背影,想起来自己今天试图说过什么。


我喜欢你什么?


UZI给Ming信念,简自豪给史森明继续的勇气。


他走过去,轻轻地趴在简自豪的腿上,仰视着他的AD,简自豪低下头,嘴唇动了动,他问:“会赢吗?”


史森明点头,他把UZI给他的信念,统统给了简自豪。


会的,爸爸带你拿冠军。


史森明说到做到,S7后他说明年不休息,他真的全勤;这次他说拿冠军,他们真的拿冠军了。


S9时中韩捞比终于奋起,最后决赛RNG对战的是三星,又换了一个名字的三星,赛前李元浩在休息室里爆笑,他读了一条女朋友发的消息,星不散,永夺冠,一夺冠,就解散,不解散,腿打断。


史森明说为了他们不解散我们还是夺冠吧。


钢铁直男锅老师gank了一下李元浩,你这个比要是没打好,我亲手给你把腿打断。


严君泽拍手叫好,打他打他,就他平时最爱gay人。


卡萨在那边拉袖子,一边拉一边还要插一句,啊,那不是应该把他腿gay断吗?


锅老师说要不是你得打比赛,先干你的腿。


他们向比赛场地走去,简自豪落在最后,在所有人都踏出门的那一刻,他对史森明说:“兄弟如果真的夺冠,我可能会上头。”


史森明严肃无比的说:“那也等水晶炸了再上头!”


好哇好哇。


水晶爆炸的那一刻,锅老师一脚踢翻了自己的椅子,凌空踢腿,成功的留给全世界粉丝一个潇洒娇小的平地摔,赛后微博被刷了十万黑图,卡萨冲上来抱着他哭得更像那个摔腿的人,严君泽去扶哭得喘不上气的李元浩,一手扶他一手把胡乱的刘海拨平,手动中分帅翻全场,而简自豪,他沉默的摘下耳机,面对这一切过分的惊喜,过分的冲击,如同习惯被忽视的孩子第一次得到满足,简直对到手的东西产生了恐惧,他下意识的往身边抓去,抓住了史森明伸过来的手。


“冠军了简自豪!”


史森明在他耳边大叫,真切的把简自豪拉进了现实。


夺冠了。


冠军了。


这一切是真的。


简自豪抓住了他的双手,递到唇边,深深一吻。


这一吻,这载着他职业生涯开始全部委屈心酸无助仿徨疯狂执拗的一吻,全部落在史森明的手指上。


这一次,他的手指一点苦味也没有。


史森明没有抽回手,相反他倾身抱住了简自豪,刘世宇只有一条腿是好的,也冲他们蹦跶:“下去再gay!先去捧杯!”


金色的雨下的无穷无尽,仿佛可以一直落到人生的尽头。


余霜穿着漂亮的裙子,脸上的妆哭得一塌糊涂,勉强补了一下就来采访,史森明一马当先:“阿姨,你怎么输了也哭赢了也哭哇。”


余震当场差点把他gank下台,赛后微信狂发十张妆后美图,威胁史森明不放到微博上就把他就地打死。


史森明见风使舵,立刻扔到微博上,附言【好的阿姨】。


余霜看着微博上几万条【好的阿姨】,气得连发五个红包,史森明加起来抢了两块钱。


那个晚上,在简自豪的记忆里被一层纱蒙住了,朦胧美丽,宛如梦境,他无论怎么回忆都不够真切,因为快乐已经淹没了所有,当夜深了,他终于和史森明安静的躺在床上时,一个迟到许久的念头涌上来。


于是他把史森明弄醒,在睡意朦胧的情人面前,他说:“我明年大概就退役了吧。”


史森明还没有彻底从梦里转醒,他的第一反应是伸手掐了掐自己,然后露出笑来:“不是梦啊。”


他说着,头低了下去,好像在认真回忆简自豪的话,他又重复了一遍:“不是梦啊。”


真的不是梦,UZI,在那年S赛后,退役了。


也算是满载荣誉光辉谢幕,微博整整炸了三天,有关系没关系的人都在刷青春真的结束了,然而没人知道,这也是他们关系结束的开始。


一旦脱离了那个孤独的,紧张的,焦虑的赛场,脱离了彼此扶持的静肃杀伐的召唤师峡谷,他们的关系成了阳光下的露珠,虽然美丽,但是终将消亡,距离的拉长和身份的转变让一切都岌岌可危,好像穷尽全部努力,也无法再次回到那时夜深相拥的安慰,再多的通话和规律的性也拯救不了他们,史森明从来是懂事的那一个,他沉默的拉开距离,从简自豪不再在微信上不停说明明明明我的明明呢明明你怎么不接我的电话你干嘛了开始。


生活好像也没什么变化,依旧是如同过去的几年一样,只是当他被问及关于UZI的问题,史森明心里关于简自豪的记忆都会被触碰。余霜这次记得把妆上好再来采访,也努力的没有哭,她说:“……这个问题,我一直不想问,Ming对UZI退役了,有什么祝福吗?”


史森明看着她,很努力地笑,他说:“希望小狗以后注意身体……”


“然后,人生有梦,各自精彩。”


我们曾经共同的梦。


如今各自精彩。


等他也成为这个问题的主角时,他们彻底的结束了。


简自豪已经习惯了失去史森明的日子,他再也不会在某个梦醒又梦忘的早上觉得自己身边少了什么,和朋友出去吃饭,也不会再下意识的想他曾经的队友、情人,他觉得生活似乎也不坏——


如果简自豪都觉得生活太坏,这个世界上得有多少人跳楼。


他这么想,自己一个人笑起来。


如果生活一直这样下去,也许他真的会把职业最后几年的出格忘的一干二净,但是偏偏那一天他转头,一打眼看见了熟悉的轮廓,等他情不自禁的走过去时,才发现自己认错了人,他讷讷无语,那人却很自然的和他打招呼,她说:“——很久不见呀。”


史森明和他的姐姐长得很像,只是她耳垂上带着的一副翡翠耳坠刚才被头发遮住了,现在她往后拨了拨,那点绿映在脸颊上,很难再错认,其实等后来史森明的脸更有棱角后,他们已经不那么像了,不过如今,当他们面对面坐下来,即使是这张不再十分相似的脸,也会让简自豪看的恍惚。


他试图说些什么,但是还没说出口,就被对方一句话打了回去,她说:“我知道你和小明在一起过,也分手了。”


她说这句话时,情绪并不高,也没有什么波动,仿佛弟弟曾经在她面前哭得歇斯底里的旧梦都忘了,真的把简自豪当成史森明的前队友,聊点无关紧要的话题,简自豪一直随着她的步调,直到最后,她轻轻说:“北京挺大的,难怪你们从来没有碰上过。”


“……是啊,北京挺大的。”简自豪低头,看他的手,想到自己曾经和另一双手紧紧地交缠在一起过。


他和姐姐说了很多话,简自豪也有姐姐,他习惯于向年长的女性吐露,他后来忘了很多自己说过的话,只记得姐姐的眼神,和史森明很像,都是那种非常干净的眼神,他最后说:“他当时趴在我腿上,抬头看我,”他比了一下那个姿势,用一种如梦似幻的语气说,“如果我当时是一个人,可能真的就退了……”


“但是他握着我的手,看着我,他的眼睛……我就有使不完的劲。”


姐姐说:“——我明白。”


她明白简自豪这些在心里压抑了太多年的东西,他和她的弟弟一样,心绪无人可诉。


她忽然想起来弟弟曾经说,其实小狗也没比他大多少,就是出道早,成老将了。


其实只是个孩子,比常人更像孩子,大概是因为他得到了太多,又失去了太多,在得失之间,他的时间被无限压缩,压缩在一场比赛一个操作里,每一个瞬间都像一段人生,在过分年轻时过分绚烂刺激,于是生命的爆炸也如狂潮。


就像她的弟弟一样。


“加个微信吧,有机会一起吃饭。”


那是开始,简自豪重新认识史森明的开始。


最初他们谁都没试图复合过,对简自豪来说,能再次和史森明坐在同一张桌子上就是十分难得的幸事了,他们的老队友都为这对下路组合的破冰庆幸,刘志豪总算能组所有人都在的局了,大家都或多或少有所改变,但是史森明还是和以前一样,至少变得不多,笑起来嘻嘻哈哈,做事滴水不漏,非常可靠,他很认真的和简自豪说,想去做教练,简自豪说行呀,你去做教练,我复出给你打比赛。


李元浩一个爆笑,那小明估计春季赛结束就要下课了。


你对他这么有自信吗,打赌一个月后俱乐部哭着抱他腿,求明神辞职。


严君泽也不是好人,他说,给你一个机会,明神还是冥神。


简自豪自己也笑,这个玩笑开得本来就很逗,但是他看到史森明说:“简自豪的话,没问题的吧,他是最厉害的AD。”


刘世宇老气横秋的摆摆手,狗吹狗吹,第一狗吹。


简自豪低头喝了一口酒,酒从喉咙烧到全身,他想,小明一直这样。


一直,一直,觉得他最好。


他那一晚喝醉了,刘志豪干脆给他们开了几个房间,喝醉的去睡觉没醉的来打牌,史森明说:“赌神就不打了吧,怕你们明天衣服都没的穿。”


李元浩一脚把他踢出去:“我也怕明神输的没钱打车去基地啊。”


史森明拿着房卡刷门,他好像已经听到简自豪的呼吸,曾经在无数夜里落在他耳边的呼吸,门开了,他看见简自豪坐在窗边,脸很红。


“你今天真的喝多了。”史森明把门关上。


简自豪说我真的喝多了,那你能不能来亲我一下。


如果我能拒绝他,那个夜晚,S7结束的那个夜晚,一切都不会开始了。


史森明走过去,握住他的手,轻轻吻了一下,一如当年,简自豪在全世界的面前吻他那样。


他看到一颗一颗泪水落下来,砸在他的手上,简自豪哭得无法自已,他自己忽然也有点想哭。


“我好想你,”简自豪呜呜咽咽,好像只会说这句话了。


“我也想你。”史森明搂着他,嘴唇轻轻的,轻轻的抖着。


如果我能拒绝他,一切早就不会开始了。


史森明没有办法拒绝这个故事的继续,他们不久后又回到了当年的习惯,史森明搬到简自豪那儿,他们又一次睡在同一个房间里,史森明不知道怎么解释这件事,他想了想,和苏汉伟说:“我又和简自豪住一起了。”


苏汉伟回他,真的穷到这份上我可以考虑请你吃饭。


电竞华罗庚被史森明这畜生套路了两回,够他吹一辈子了,他们这次吃饭扯得天南海北,史森明说你注意点,小心我以后吊打WE,别哭着来求我。


苏汉伟当场表演了一个笑倒。


最后苏汉伟买单买的很积极,史森明侧目了一下,苏汉伟用可以被服务员听到的声音说:“有些人特别有钱还求包养,是什么心理啊。”


小改改说,是爱吧。


史森明把脸埋在手里,觉得这波亏了。


姿态解说都得亏啊。


他们回去时,天上已经飘落了雪花,苏汉伟叫了车,等车时,他说:“你和简自豪以后就在一块儿了?”


史森明说,对,苏汉伟点点头,行,下回让狗爷买单。


史森明一把把他揉上车,对师傅说,开,往渤海开,把他扔到海里。


他吹着小调往回走,简自豪发来微信,让他回家时给他带点吃的,雪太大了,不想叫外卖更不想出去。


史森明买了吃的又干脆买了点原料,想着明天还这么大雪,就在家自己做点儿算了。


他一边专心的看手机,一边走着,没发现简自豪已经在楼下等着他了,史森明正要笑,冷风吹得他立刻闭嘴,简自豪伸手,接过他手上的袋子。


“冷吗?”


简自豪被风吹得眯了眯眼睛,他看到他们的身上都有薄薄的一层雪,头发上也是,仿佛一生到此,就白了头。


“还行,回家吧。”


史森明说,明天给你做饭,简自豪立刻笑的跟傻子似的。


“行啊行啊,回家回家。”


门板阖起,他就这样为你隔绝了所有风雪。


当年桃李一杯酒,此生江湖十年灯。

S8彻底结束了

一个月前我是无论如何也想不到是这样的结局

这半个月来浑浑噩噩的,一天一天漫无目的熬着

20号那天晚上到最后一局的时候我已经彻底说不出话来

回复微信的时候手机都拿不稳一直发抖

晕晕乎乎地离开朋友家

心绪乱作一团,当车驶向大路的时候

终于忍不住嚎啕大哭

不顾一切的放声大哭

我出国那么久以来第一次哭成这样

十月底,春天的新西兰特别冷,淅淅沥沥下着小雨

一边哭一边开车,也不知道兜兜转转开去哪里

哭到看不清路才停在路边哭够了哭累了慢悠悠开回家

很难熬,之后的每一天都很难熬

身边朋友没办法理解,只能和沙雕网友互相治愈

一天天盼啊盼,盼着什么时候有开心的消息

盼啊盼,什么时候能看到转会期后的大名单

我怕,我怕分别,我怕离散

我只是还想看他们多打几场比赛

简自豪说过无论输赢会一起走下去的啊

我爱的RNG特别好,每次和别人说起RNG都是无限的自豪

这一年RNG带给我太多的感动,欣喜,骄傲,快乐

支撑着我慢慢度过大四的痛苦煎熬


我爱的RNG,少年心性岁岁长

我爱的RNG,不会陷入过去的失利忘记自己

我爱的RNG,风雨同舟,不离不弃

我爱RNG,矢志不渝


想知道🐶ad和小甜豆什么时候再铜矿

明天的比赛加油鸭!